Tuesday, January 18, 2022
⚠️微信公众号:SOFUNmedia888 (New 2021)
📖 小红书:SOFUNSD
💬微信服务: SOFUNSD
Home搜FunSD 圣地牙哥热门话题 HOT!2017年加州证据法律师违规案例赏析

2017年加州证据法律师违规案例赏析

https://wp.me/p4osdP-Gkl
👍您的点赞&转发💌我的动力💖吃喝玩乐讯息👉sofunsd(dot)com
📢新W(e)XlN: SOFUNmedia888 ⚠️2021版

C曾经是D的家居装修H公司的客户。 C在加州法院起诉H公司和D因为对于诈骗行为不满。

D和L律师签署了聘金合同要求L在案件中代表D但不是H公司。 L采访了D,D承认诈骗了C但之前之后都没骗过其他人。 L采访了D的姐姐W,W说D向她承认过诈骗C。 L写了份备忘录记载了W告诉他的话以及他个人认为W是C的很好的证人。

开庭前,D解聘了L,之后不久D不可预料的去世了。

C以诈骗罪起诉D的遗产和H公司。 D的遗产管理人调解了C的起诉,但没有调节H公司的。之后C继续起诉H公司,C想要强制L去作证W告诉他的话,但是L拒绝了因为律师客户保密特权。 C意图强制L提供备忘录,但L 因律师客户保密特权和work-product doctrine拒绝了。

根据加州法律,法院能强迫L作证W对L说的话吗?

L和D有律师和客户的关系,所以沟通和交流都需保密。 L和W之间没有律师客户关系,所以沟通不需要保密。在加州,如果客户去世,律师和客户关系就终止了,由于D去世了,法院可以要求L去作证。 D在世的时候并没有免除律师客户特权,即便是D曾经告诉过W自己诈骗了C,也不能算是免除。由于L和W之间没有律师客户特权,法院可以要求L作证W对L说过D诈骗过C。

法院能强迫L提供备忘录里面W告诉他的话吗? L相信W对于C是个好的证人?

L的备忘录里面记录的L对W的采访,不是L脑中所思所想或者个人观点,所以不收到absolute mental impressions protection绝对脑中印象保护。如果C能够展示特别需要并且如果法院不强迫L揭露备忘录的话就无法获得类似证据的话,法院可以强迫L揭露备忘录的内容。但是C很容易得到备忘录的内容,因为可以让W来作证,所以法院不会强迫L揭露备忘录内容。

可是备忘录中L相信W对于C是个好的证人属于L的个人观点和脑中所想,所以受到work-product doctrine的保护,法院不能强迫揭露。

根据ABA和加州法律,L作为律师违规了吗?

L作为D的律师就有权对案件保密,尽管后来D炒掉了L后来还去世的,但是保密责任一直都存在,在D不知情的情况下去采访W就是违规。 L故意对证人W揭露D承认诈骗违反了律师胜任的责任。在D未同意的情况下向W揭露认罪将会不利于D的案件,违反了律师的热衷代表客户责任。 L和D解除雇佣关系后改立刻归还备忘录等客户资料,但此处L没有归还视为违规。

All photos come from Google Image, for educational purposes.

👍您的点赞&转发💌我的动力💖吃喝玩乐讯息👉sofunsd(dot)com
📢新W(e)XlN: SOFUNmedia888 ⚠️2021版
肖俊俏
律师,客座教授,教育学博士教育行政管理方向(2014),法律博士(2019),工商管理学博士信息与数据科学方向(2021),葫芦丝演奏家。 Attorney at Law; Adjunct Professor at CSML, CSPP, AIU. Doctor of Education in Educational Leadership and Management (2014); Juris Doctor (2019); Docto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- Information and Data Science (2021); Hulusi Musician.
RELATED ARTICLES
San Diego
broken clouds
14.7 ° C
15.7 °
13.4 °
88 %
1.5kmh
75 %
Wed
17 °
Thu
21 °
Fri
20 °
Sat
21 °
Sun
21 °

AD